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

来源:小范文网 时间:2021-02-13 00:30:29

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

《苏幕遮.怀旧》

范仲淹

碧云天,黄叶地。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。

山映斜阳天接水。芳草无情,更在斜阳外。

黯乡魂,追旅思。夜夜除非,好梦留人睡。

明月楼高休独倚。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。

接连降温几日,不觉又霜降了。

小园的秋意一日浓似一日,秋思也便一日长似一日。秋天,最易走进人的心里,惹得三分愁肠。

每个人的心里,都有一个秋天。或是相思,或是乡愁,或是别离。而我,总是到了秋天,莫名便被一怀牵念的情绪填满。当秋色连波,故乡,却依旧远在斜阳之外

生前事,身后名。作为一代诗文大家,范仲淹的诗歌以清为美,散文以文为诗,是宋初诗歌由唐音向宋调转变的关键人物。他言志感怀,通过诗词寄寓一颗高洁的灵魂,抒写兼济天下的远大抱负,歌颂他毕生热爱的大好河山。他身体力行,一阙《渔家傲.秋思》开了边塞词的首创,用词来描写边塞生活,表达词人意愿和心声。让宋词从此贴近生活,一改以享乐为风尚的词风,为宋词的奢靡之风注入新的内容,开宋代豪放词和爱国词的先河。

他虽留下的词只寥寥五首,却在宋词的旖旎世界,每一首都美得不可方物,脍炙人口,不知引起过多少代人的共鸣。在这阙范公题为 怀旧 的秋词里,秋,已走进词人的内心深处,让他有了怀旧的情怀。他所营造的宏大高远的时空意境,让他的人生与秋景完美交融,家国天下,斯情斯景,真切而动容。如范晞文《对床夜语》所说: 景无情不发,情无景不生。 美到极致的秋景怎能不触发词人心中的万千情思,至 物皆动我之情怀。

我也喜欢怀旧的东西,一生都绕不开那种淡淡的情愫。一首怀旧的曲子,一间格调精致的咖啡店,一件不事张扬的有品味的衣衫,即便是一卷从地摊淘来的旧式书籍,也爱不释手。这样的女子淡而有味道,素而有底蕴,总是静日里生出香气,唯美着别人,美好着自己。

到了秋天,我总是会掉进秋的色彩铺陈出的诗画世界,做几回或淡或浓的故乡梦。好梦醒来,依旧是那个在一座北方的小城,奔波在晨昏之间的凡俗女子。过一日三餐,柴米油盐的简单日子。整日里甘愿熏染出一身烟火气,也愿守一点痴心,在诗书花茶里虚度时光,用最美的牵念妆点有关秋天的文字。

在晴好的秋日,去登高望远,虽远走他乡,唯愿家人平安。看秋水共长天一色,在秋天的壮阔美景里独自迷醉。想起那句 碧云天,黄叶地,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。 恍若看见襟怀宽广的范文正公,独立寒秋,踏着满地的落叶,吟咏出优美的千古名句。当无边的秋色绵延伸展,融汇进流动的笼罩着淡淡寒意的秋水。当茫茫大地,铺满片片凋零的黄叶,这便是十里长亭送别的绝美场景。

人的一生,始终都在相送与别离。而故乡的路,当落日的余晖照着无情的芳草,总是绵延至连斜阳都映射不到的远方。那些独在异乡的人,望家乡,怀故旧,无不让人神伤。词人通过构造一种深邃沉挚的艺术美,让浓郁的愁思,充盈天地,满溢心间,直至湮灭进这无边无际的秋里,再无迹可寻。

每个人的羁旅,都盛满了漫漫人生的无奈。希望能实现打拼天下的理想,希望去追寻美好的远方。有的人一生都在为梦想而努力,不愿轻言放弃。世间熙熙攘攘,只愿在人生的江湖仗剑天涯。有的人却被现实的无情所打败,做了一个可怜的迷途之人。当夕阳西下,多少人一路走来,依旧形单影只。词人说思念的故乡路途太远,莫要再倚楼眺望,更增惆怅。莫要举杯消愁,只能化作一行相思泪。

这阙词写出了秋天的沉郁雄健,愁思低回婉转、婉丽动人,意境深远。这样的大气象,大胸怀便是词人一生跌宕起伏的命运的真实写照。

范仲淹,有着高贵的出身,他的先祖是唐朝宰相范屡冰。本应该有着优渥的生活,他却因幼年父亲病逝,家道中落,只有两岁的他随母亲改嫁长山朱氏,改名为 朱说 。长大后他对自己的家世伤感不已,辞别母亲,毅然踏上苦苦求学之路。数年寒窗,一朝及第,终于可以无愧于自己的出身,以 朱说 之名由 寒儒 成为进士。他也是个孝子,有了朝廷俸禄后,他便把母亲接来奉养。直至母亲病逝,他服母丧后归宗复姓,恢复范仲淹之名。

无论身居庙堂之上,或是处江湖之远,他皆不改忧国忧民的胸襟气度。我们都不会忘记他在邓州三年,看到百姓安居乐业,有感而发的《岳阳楼记》中,那旷世情怀的 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 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 的诗句,体现了文人的节操和品格,对后世影响深远。苏轼曾评价,他的《上政事书》 天下传诵 。

他常常以文载道,他的一生,便是古代文人追寻至高的人生理想的一生。仕途之路虽艰难曲折,他秉公直言,屡谏屡贬,尽显为民请命的凛然大节。我宁愿相信,世界以痛吻之,他却报之以歌。而他的才华,他的为人,他的至情至性,也赢得了上至皇帝,下到百姓的尊重和爱戴。当时的开封府称 朝廷无忧有范君,京师无事有希文 。烈士暮年,他扶疾上任途中,行至徐州,安详地闭上了眼睛。仁宗亲书 褒贤之碑 ,谥号 文正 ,世称范文正公。

他的《灵乌赋》写道: 宁鸣而死,不默而生。 他不愧为范家好男儿,倔强立于天地之间,为中国古代文人人格操守自由而代言。不但没有辱没自己辉煌家族的门楣,还成为后世寒门学子的榜样。在河南洛阳县万安山下,埋葬着他不朽的忠骨。

霜降过后,秋的背影里,已是冬了。而这些在秋里踟蹰过的身影,却总会在红尘深处,与我们久别重逢。千古的愁思,惟有在秋天,越发浓似烈酒,不饮自醉。离乡越久,秋思越是绵绵无绝期。听,又一场深秋的雨在敲打窗棂,不知今夜可否睡得安稳,做一回回乡梦?